【目的地】英国旅游6月7日(礼拜二)Salisbury巨石阵,圣保罗大教堂,剑桥大学早上起来一看,气象是晴朗的。气象的好转或多或少地把我们身上的疲惫驱散了一些。今天,我们得去一个叫Salisbury的处所,这个处所是相当有名的一个旅行景区,名叫Stonehenge,汉文名称为巨石阵。巨石阵起先是一条简略的壕沟和堤岸(公元前2800年);在公元前2000年上下,来自威尔特郡的砂巖和来自威尔士普雷瑟利(preseli)丘陵的石头被放置进去。大约公元前1600-1500,全部处所被树起来的石柱和十字形楣所改革。中轴线与施洗翰节的太阳排成一条线,其它的分列使得这个巨石圈具有一种曰历的功效。巨石圈是世界遗产之一,它孤单地建立在索尔兹伯裏平原上。这块火食稀疏的白垩丘陵地布满早期居民的纪念物。巨石阵的来源照样一个谜。我们到了Salisbury的火车站,下了火车立刻就参加了本地的旅游团,每人的票价是18英磅。我们上了旅游巴士便驱车来到巨石阵,巨石涌现在一个空旷的平原上,几千年下来,本来的外形巳不复存在。目击的巨石大块大块地建立起来,形成一个圆圈,柱石上用巨石衔接起来围成一个圈,日子巳久,柱子上的大块巨石只留下不跨越三块。伟大的石头在空中围成一个圈,这大巨到底是若何放上去的已无法考据,是以成为汗青之谜。参观巨石阵的旅游团许多,很多本地的学生上地舆课也来这儿,他们人手一份功课,就似乎我校的进修之旅,完成功课后还得找路人做查询拜访。看完了巨石阵,我们又参观了另一个小城堡,这个城堡可说是汗青悠长,名气不大,年久失修,本地人是不会去参观的。我们俩因旅行票包含这个景区也就顺路看一下,城墻已经坍毁,残留了一些尽有的破砖,看到本地人在修复,看来修复后票价会进步。下昼一点二十分,我们坐上回伦敦的火车。途中我们转变了本来的行程,我们决议去圣保罗教堂。圣保罗教堂具有悠长的汗青,它是英国皇室举办婚礼的指定场合,王子们举办隆重的婚礼节式都是这个大教堂的神父主持的。惋惜的是当我们坐车赶到那儿巳经下昼四点了,当四点的钟声一响,教堂不再让旅客参观,我们也只能是到此一游。留影之后我们再续程去剑桥大学。坐上火车大约45分钟便达到了剑桥大学。下车之后,我们便沿着去市中间的偏向走。我们去了Trinity college,ST John college, King's college, Queens College。我们去的时刻刚好是黉舍假期,且又过了参观时光,我们只能在学院的外面摄影。四所学院中,只有King's College最具範围,最奢华。很荣幸的是当我们穿过Clare College,我们便看到了康桥。康桥并不长,也就十几米,拱型,桥双方垂着杨柳,拱型的桥洞下,我看到了学生们悠哉閑哉地划着轻舟,欢笑声涟漪在康桥湖面上。短短的十几米,它孕育出若干个科学家、哲学家、诗人。难怪诗人徐誌摩对康桥迷恋难忘。站在康桥上,我认为很平凡,因为这不是我的故事。此时我想起了为梁山伯和祝英台为什麽在戋戋十米的小桥上要十八相送,因为这是他们的恋爱故事。7点20分我们坐火车分开了剑桥大学。一天的行程也宣布停止,回到酒店已是晚上9点45分了,又是一个极其疲惫的一天。6月7日于伦敦发自我的 iPad